小说王逸七号免费阅读全文与小说王欢

2023-12-08 04:10:05
深圳市若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游戏app下载 > 小说王逸七号免费阅读全文与小说王欢

黄培昭 杨征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逸

【环球时报驻埃及、美国特派特约记者 黄培昭 杨征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逸】在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事件刚刚平息不久,美国也发生了邮轮疫情——目前停靠在旧金山外海的美国邮轮“至尊公主”号已有21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者。据美国媒体8日报道,“至尊公主”号上共有3500多人,规模堪比此前在日本陷入危机的姊妹船“钻石公主”号。有舆论担心,“至尊公主”号的疫情会成为“钻石公主”号的翻版。不过,受疫情影响的邮轮远不止它们——埃及一艘游轮也出现了聚集性疫情;还有一艘邮轮因搭载了来自疫区意大利的游客,而相继被泰国和马来西亚拒绝停靠。

“至尊公主”号或成“钻石公主”号2.0版

据美联社8日报道,美国“至尊公主”号2月21日从旧金山起航,先到夏威夷,原定3月5日抵达墨西哥,因为疫情暴发,不得不缩短行程返航,目前在旧金山外海离岸40海里处转圈。该邮轮上载有3533人,包括2422名乘客和1111名船员,来自54个国家。目前,该邮轮已有21人确诊,其中19人是船上工作人员,2人是乘客。

根据一名叫米勒的游客提供的录音,邮轮船长史密斯当地时间7日晚通知所有乘客,“至尊公主”号将于9日停靠在奥克兰港。史密斯称,靠岸后乘客将在联邦政府的指导下下船,“需要紧急医疗和住院治疗的乘客将被运送到加利福尼亚的医疗机构,不需要紧急医疗服务的加州居民将前往该州隔离机构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与此同时,他表示,联邦政府将把美国乘客运送到各自州的隔离设施,船员将在船上进行隔离及治疗。不过,史密斯称,他得到的信息中,没有包括来自其他国家旅客的安置措施。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8日报道,“至尊公主”号被允许进入奥克兰港,但这一消息没有得到美国卫生部门或邮轮运营公司方面的确认。美国副总统彭斯6日曾表示,“至尊公主”号将在一个非商业港口靠岸,全部人员都将接受病毒检测,但他未透露停靠时间和地点。《纽约时报》8日报道说,6日晚,海岸警卫队通过直升机向船上运送了防护设备,包括手套和口罩等。7日早上,美国海岸警卫队将一名重病乘客从船上撤离,不过这一病例与新冠病毒无关。

英国广播公司(BBC)8日称,美国政府4日得知加州首例死亡病例曾是“至尊公主”号乘客后,便终止了邮轮航行,要求其直接驶回旧金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日称,目前,“至尊公主”号所有乘客被要求在船上等候下船通知。乘客迪尔8日告诉CNN,“我目前感觉还行,就是有点儿幽闭恐怖症。因为我们住的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阳台,感觉住在牢房里一样”。乘客查普曼女士则表示:“这可能会演变成‘钻石公主’号2.0事件。”

特朗普:我宁愿他们待在船上

BBC称,“至尊公主”号上的人员规模堪比此前在日本陷入危机的“钻石公主”号,后者最终感染人数超过700人。不同的是,“至尊公主”号上的确诊感染病例涉及两趟旅程,上一程约有2500名乘客已于2月21日在旧金山登岸,没有经过检疫。而触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紧急状态的首名新冠肺炎感染死者,正是这批登岸乘客中的一员。这让美国民众心惊胆战。

对于有21名确诊病例的“至尊公主”号,美国总统特朗普直言,他宁愿游客待在船上,因为他们一旦下船,美国确诊病例数量就会增加。他6日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这艘船出现确诊病例,责任不在美国,我没必要放游客下船,让我们的确诊病例翻倍。我个人也宁愿他们待在船上,让确诊病例保持原状”。美国沃克斯新闻网评论称,特朗普的言论反映了一个严酷现实——不让病患数量增加比感染病人本身重要,因为特朗普想避免病例增加带来的政治后果。特朗普将新冠肺炎疫情视为政治而非健康问题。这是最让美国民众担忧的情况。

多国躲避问题邮轮

据埃及《今日埃及人报》8日报道,埃及卫生和人口部长哈莱·扎伊德7日晚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在6日宣布发现12名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尼罗河游轮 上,又有33人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有19名是外国人。“目前该游轮上检出的新冠病毒感染者累计已达45例,但他们均没有出现任何症状”。埃及总理马德布利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已责成数名部长对尼罗河游轮采取“后续行动”。

即使没有出现疫情的邮轮,也出现了被拒绝停靠的情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8日报道,一艘名为“歌诗达幸运”号的邮轮试图停靠马来西亚和泰国,但均遭拒绝,两国政府担心来自意大利的64名乘客可能携带新冠病毒。据马来西亚《星报》报道,马来西亚政府8日发出指令,禁止所有游轮停泊在该国港口或码头。

日本政府8日宣布,“钻石公主”号一名中国香港乘客6日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这是与该邮轮有关的第八例死亡病例。另据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当地时间7日发布的消息,经与美方联系确认,“至尊公主”号上有11名中国籍工作人员、9名中国乘客。目前,他们的健康状况都很稳定。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 huanqiu.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中篇小说:《娶 妻

1

年已七旬的王大力身体硬朗,耳聪目明,面色红润,看上去只像五十多岁的年龄。因为身体硬朗,家中富足,他要娶妻。

王大力要娶妻的话儿传给了儿女们,儿女们传给了王大力最好的朋友郑祥。郑祥眯着像耗子一样的小眼,微微地对王大力笑。他的笑,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或者说是对王大力身体状况的一种问询。可是,王大力却不理郑祥的眼神与笑,只用一只粗壮的胳膊向郑祥证明,他的力气是有的,肌肉是发达的,不像郑祥那样皮松肉软满身经脉凸露。郑祥的笑声响亮起来,嘎嘎地前仰后合。这笑,带动了王大力的情绪,也跟着笑了。王大力的养子王欢是王大力三个儿子中的老大,郑祥是王欢请来的,这个月到了王欢的班,所以,他们夫妻搬了过来,住在王大力的三层小楼里。当王大力和郑祥笑得正欢,王欢请他们去吃饭,媳妇李香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王大力看了一眼郑祥,郑祥也不客气,反正他在王大力的家里吃饭不是一顿两顿了,况且,这又是王大力对郑祥当年送他二斤玉米面的回报。

当年,提起当年,王大力和郑祥全在北京城里的市政队工作,和他俩一起工作的本村人曹宽已经驾鹤西游,成了地下工作者。当年,不是郑祥,王大力也到不了今天。

王大力不是本村人,至今谁也不知道他的籍贯,只知道他和郑祥是一个单位的,王大力是冲着郑祥才投奔到本村的,也是郑祥的表哥刘文化当年给王大力安排到了村里只一个人的钾肥厂,才在本村落了户。王大力在北京城里好好地工作不要,跑到京城外的小村落户,他是一辈子也不会说给别人听的,那是他一个人的秘密,宁可烂在肚子里,即使将来娶到他心中的完美娇妻,也不会告诉。那个秘密是他离开城市来到乡村的动力,他来小村不是因为当年的饥饿,是因为他在阜成门内的牛八宝胡同挖排水沟时挖到了一箱银圆,足足五百大洋。

当晚,恰好郑祥跟他告别,说是要回老家,他们每月挣的工资不够一筐大萝卜钱。王大力似乎感同身受,也想回村,但是,他不想回他本来的村,更不想回家看后妈的脸,是郑祥向他保证,去小村能有他的活路,他才跟郑祥来到小村。当他住进了钾肥厂,看到四面透风的屋子,才感觉到了安稳。郑祥和刘文化走了之后,他急忙把五百现大洋深埋在地下。五百现大洋埋深藏好之后的王大力如释重负,他感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身心轻松。

就是这五百现大洋,让他有了北京城里的四合院和整幢的写字楼,更有现在由儿女们和他自己当家的宏海创业公司、粮油公司、房地产公司、物业公司和建筑公司。直到现在,宏海创业公司还是他的法人,每年的房租让他吃不尽花不清。想一想,这些都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也可以说,是他和他的两个妻子一起创建起来的。只可惜两个妻子全死了,他对两任妻子的死伤感了好多天,现在,他不伤感了,所以,他现在想娶妻。

2

王大力第一任妻子曲新兰是别人的。

王大力藏完大洋在屋里屋外看了看,除了凄凉还是凄凉。光秃秃的四壁是黄泥包裹的,土炕上除了散开的被子,连张席子也没有。再看窗子,不知道何年何月贴过的窗纸,早就破烂不堪,几片还挂着的发了黄的纸片,只有风吹起来的时候,才能显示出它们的存在。好在郑祥走了之后没多久,郑祥抱着一领席和几张窗户纸过来了。郑祥脚步轻,轻地吓了王大力一跳。跳过之后,王大力从惊恐中醒过神来,似乎有人发现了他的秘密就要抢夺他的大洋一样,对郑祥就是一巴掌。

郑祥给王大力打蒙了,他对王大力的承诺没有变,他会让王大力活,而且,还会活得滋润,至少,比王大力在城里滋润,不至于每天都去干力气活,关键的,是不会让王大力挨饿。王大力假装生气地沉着脸,从郑祥手里接过席子扔到炕上,然后,没事人似的先抖落被子,放好席子之后,扔下被子,才让郑祥坐。郑祥告诉王大力,他得给王大力找个锅,还有其他的生活用品,凡事得慢慢来。王大力听着郑祥给他的安排,对自己的冒失没有表示歉意,只在郑祥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像是和郑祥说话一样,接受着郑祥给他的承诺。

那天夜里,他依稀听到有人在黑暗中说话,是一男一女。男的像白天来的刘文化,女的声音有些凄楚,像是要承受多大的压力那样。王大力没有点燃马提灯,只是顺着声音慢慢向说话的人靠近。声音越来越清晰了,男的就是刘文化,女的不知道是谁。但他明白,这黑灯瞎火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就没别的事。

他们开始做爱了,男的凶猛女的娇喘,听得王大力热血沸腾。可王大力选择了离开,他知道那是别人的美好而不是自己的,他现在还没彻底的安稳,他不是不需要爱,那种令人兴奋的宁愿割舍一切的爱,只要是正常人都希望得到,他是个正常人。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他吃了几块白薯,这于他来讲已经是不错的早餐了,至少吃到肚子里能占时间,不至于让他的肚子早早地吵闹。没有人过来叫他做什么,钾肥厂是荒废了的,也许是没什么效益或者是这个年代没有多少人家自己生火做饭,柴灰自然也就找不到,它们全都集中在大食堂里,只要他去大食堂,把那些灰拉回来,他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也许是内心的秘密叫他没法安稳,来了这么久,竟让他没顾得上看看周边的景色。说是景色,倒不如说是周边的环境。这是一座独门独户的小院,小院周围连着东边的饲养园和西边的一户人家。院墙是用土打起来的土墙,院墙也许是时间久了,有的地方被人扒开了,看上去凸凹不平,凹进去的留住了恶人做过坏事的痕迹,或者是孩子们玩耍过的身影,让院中的一切尽可能地暴露于世。其实,这院中并没有什么稀奇,只有杂乱的草丛,或者,还有从前的制作钾肥的那些人或是哪个人的身影。院子的西南角是厕所,厕所的旁边就是用水泥包起来的淋灰池,挨着淋灰池就是一口特制的大铁锅。这口足以躺下一口大肥猪的大铁锅,尽管经历了大炼钢铁那一年代,它还是那么完好。

西院的人家有个中年妇女从院外走进院内,又匆忙地冲进屋中。她的身后,紧紧地跟随着一位年轻姑娘。年轻姑娘在中年妇女身后边追边叫,她的叫妈的声音王大力一下子就听出来是昨天晚上和刘文化做爱的那个姑娘,这让王大力睁开双眼,仔细地观察这个姑娘。一米七几的个头,两条长到腰间的辫子,一张满脸纠结的瓜子脸。她那一声绵长且又甜润的叫妈的声音,让王大力心动,真是个不错的姑娘。姑娘的身影一闪就进了屋内,再就是听到中年妇女的推诿声,显然是在责怪着姑娘。王大力听得出来,母亲在责怪姑娘不该和刘文化交好,好到让外人都知道她们要结婚了,恰恰的,她这个做母亲的却丝毫不知。

郑祥从院外走了进来,他是来陪王大力熟悉生活的,却不知道王大力第二天就能对这个陌生的地方产生好感。他看到王大力专注地听邻居说话,心中不免暗笑,这个王大力,到哪里还都能适应。郑祥故意咳嗽几声,王大力没听到,反而让邻居的女人们的说话声明显地小了下来,这让王大力有些恼火,是谁,是谁这么不长眼在这个时候把母女的说话声吓了回去?王大力看到了郑祥,郑祥脸上那种怪异的笑,让王大力平和下来,紧接着,脸上也出现了笑容,而且,心照不宣地用食指点着郑祥。

就是这个时候,郑祥提着二斤玉米面给王大力的。也是这个时候,小村的人们还吃着食堂,菜帮子那是最好的食物。郑祥告诉王大力,这玉米面来之不易,是他妹妹郑艳的聘礼,总共才有五斤。王大力不解,刘文化的对象不是邻居这个女人吗,而且,俩人都有了夫妻之实?郑祥嘴角一撇,那是她曲新兰一厢情愿,刘文化那是什么人, 他是村支书。王大力这才知道邻居姓曲,那个在刘文化身下娇嗔地呻吟的姑娘叫曲新兰。

王大力每天熟悉着他自己的生活与工作。他先到供销社领了半箱火柴,又到饲养园里拉来了小拉车,每天行走在小村与周边的十几个村子,直到小灰堆满了两个池子,这才从饲养园那口水井里担水,一担一担地挑,等到把两个池子灌满,他这才空闲下来,坐在池子旁边,静静地看着池子里的黄水流入大锅。大锅里的黄水在锅底下的烈火烘烤之下,渐渐地蒸发了水汽,最后,锅里黄了吧唧的那些个东西就是钾肥。钾肥装袋,他送到供销社,供销社的人给他开收据,他再把收据交给村里边,由村里与供销社统一结算。供销社的人认识了王大力,小村周边十几个村子里的人也认识了他。他的生活与工作就这么慢慢地稳定了,脑子里却想着,我这五百现大洋哪天能够派上用场,从而改变他的生活呢?

想归想,那五百现大洋还改变不了他的生活,倒是院子里的空地,让他知道怎么充分地利用起来,他想到了土豆,土豆是可以充饥的。一亩多地的大院子,他种上了至少半亩地的土豆。土豆长出苗之后绿绿的,开出的小白花也挺漂亮,只是王大力不会欣赏。

曲新兰会欣赏,那是她在无意之中发现的。那天早晨曲新兰起床之后感觉有些恶心,她急忙跑到院子里用手扶住脖子干呕,呕了几声,她没见到吐出来东西,便扶住自己的胸,慢慢地站直了身体,好让自己适应一下身体的平衡,当她抬起头来,便远远地看到钾肥厂里种出来的绿苗与白花。她感到奇怪,后来想起来这里来了个城里人,自愿到乡下支边的,尽管左右邻居的住着,却从没打过照面。

曲新兰是村妇女主任,专管妇女的事,王大力支持边的事不归她管,可是,她是干部,干部就得管村里的事,像王大力擅自在家种植蔬菜搞私有化,那是脱离群众脱离党的行为,她得管一管,因此,她去了东莞,第一次与王大力见面。王大力高出她一头,身体结实得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曲新兰见到王大力一下子被王大力的形象给镇住了,当王大力问她找谁时她都没听到,只是支支吾吾地说了句你怎么在自己家里种蔬菜。

王大力听了曲新兰的问话笑了。他那浑厚的笑声,再次把曲新兰震住了,但是,那只是一瞬间的事,王大力的笑声还没停止,曲新兰就清醒过来,想起她到这里是干吗来的。她介绍了自己,报了自家的身份,同时,也指出了王大力的错误。王大力听了反而指责起曲新兰来了,他反问曲新兰,这里是他自己的家吗?既然不是他王大力自己的家,那说明这里的一切全是集体的,他所做的一切也不是为自己的私利。曲新兰不服,指出,既然是集体的,那就叫大队会计做个统计,等土豆成熟之后,由队里统一分配。曲新兰没有想到她这一喊动了胎气,妊娠反应更厉害了,她当着王大力的面,再次干呕起来。王大力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平和地对曲新兰说话,告诉曲新兰她怀孕了,得把这个孩子打掉,人家刘文化已经结婚了。

曲新兰愣住了,曲新兰的母亲也愣住了。

3

曲新兰的母亲在家里上吊自杀了。

早上王大力还没起,就听到邻居曲新兰那惊心动魄的啊地长叫,王大力像被蝎子蜇了一样,咚地从炕上跳起来,更好像未卜先知似的知道曲家出了大事,他急忙穿上衣服,跑到了曲家。进屋一看,咚地坐在了地上,而后,紧接着跳了起来,上前抱住曲大娘的身子,喊着曲新兰快解绳子。已经傻了的曲新兰像她自己被吊死了,待在炕上动弹不了。王大力只好猛地往上一纵,绳子从死人的脖子上脱落下来。

曲新兰不敢大声地哭泣,她知道母亲是为了她的身孕而死。老人家恨自己管教女儿不严,毁坏了一世的清白,今后再也无法在众人面前立足,才选择了自杀,来逃离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曲新兰除了母亲再无第二个亲人,更没经历过这种亲人的死亡,她不知所措,只有低声地哭泣。王大力也没经历过,更没有这么直接地抱过一具没有生命的身体。他的精神是紧张的,紧张之后,他才对曲新兰说起叫人拿主意,如何来办理她母亲的后事。曲新兰选择了刘文化,王大力只好找了郑祥,郑祥去叫了刘文化。王大力知道事关重大,没有告诉郑祥是曲新兰的母亲吊死了,刘文化当然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俩人跟着王大力来到了钾肥厂,进了屋,他俩才知道是曲新兰的母亲上吊了。

刘文化当然知道曲新兰的母亲为什么上吊,可他无能为力,他已经娶了郑艳,郑艳也已经怀上了孩子。姑婊亲辈亲,这是上了古书的,同时,也是家里强逼着他娶郑艳,还给郑家送去了五斤玉米面。没有酒席没有花轿,只把郑艳的旧衣服打了个包,刘文化就把郑艳接回了家,当晚,俩人住到了一个屋,算是入了洞房。

看着已经僵硬了的尸体,刘文化叫郑祥弄了一张席子,曲新兰没有反对,她不知道该如何安葬为她的失身而失去了生命的母亲,她只好听之任之,随着刘文化的意见,把母亲安葬。王大力和郑祥拉着车,刘文化安慰着曲新兰,四个人找了一块村外的净土,就这么把曲新兰的母亲安葬了。

死者安葬了,活着的怎么办?刘文化似乎没有想好,是郑祥说了句话,让曲新兰跟王大力在钾肥厂一起工作。郑祥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曲新兰可以像王大力一样不用上工,不用上工,就不会在众人面前抛头露面,不用抛头露面,别人就不知道曲新兰怀了孩子。只是刘文化还是很担心,那往后曲新兰怎么办?郑祥从刘文化身后踢了刘文化一脚,骂了刘文化你是死人啊,这点事都弄不明白,白吃饭了你。刘文化回去之后弄来了十斤玉米面和一些白薯,说是王大力和曲新兰往后都不用去食堂了。曲新兰低垂着头,好像没有一点主意。

曲新兰心中其实早就有了主意,当王大力告诉她和母亲她怀孕了那一刻起,她就想到了和王大力结婚。可还没来得及和母亲说,母亲就想不开上吊了。郑祥和刘文化全走了,屋里只有王大力和她在,她低声地对王大力说,我今天晚上就搬过来行吗?王大力听了之后,愣了,怎么着,你搬过来,搬过来干吗?曲新兰还是低声地说,要不是你我妈还上不了吊呢。王大力糊涂了,这关他什么事,他不就是说了句你怀孕了吗,那还犯法了?曲新兰不依不饶,我妈生的我难道她不知道我有了孩子,用你多嘴,不是你多嘴,不是你这个外人知道我有了身孕,她能上吊吗?王大力当时没有话说,但他坚持不让曲新兰搬到他这里来。曲新兰说了句狠话,让王大力明天早上给她收拾,别人问她,孩子就是他王大力的。

王大力还是一动也不动。曲新兰这次真的有些急了,她怎么办,他死活不答应。曲新兰咚地跪在王大力身前,哭泣着,她想用哭泣来感动王大力。王大力不急也不火,他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他要刘文化给他和她还有未来的孩子有条更好的出路。曲新兰当然理解不了王大力的出路是什么,只好让王大力直白地讲出来,王大力的话差点让曲新兰晕倒,王大力说得给他俩办一桌酒席。

作者:piikee | 分类:游戏app下载 | 浏览:194 | 评论:0